中央电视台 中国食品药品网 中国医药报网

   
      点击进入
胡主席颁发奖励证书
朱总理接见科研人员代表
健骨生 活血健骨片
丹郁骨康丸 仙灵骨葆
恒古骨伤愈合剂 通络生骨胶囊
辛育龄 黄明达
杨贵勇 胡晓峰
谢鹏杰  
恒骨2+1疗法 放心治疗工程
 您所在的位置:全国股骨头坏死放心治疗工程网>>媒体聚焦
科技日报:郎中与泰斗的治骨情缘
 

 郎中与泰斗的治骨情缘

周国文    丁大添

      贴贴膏药,吃吃中药,能使“伤筋动骨100天”的历史缩短1/2至3/4,还能有效治疗股骨头坏死、强直性脊柱炎等世界性疑难病。原先对此持怀疑态度的记者近日在南京等地采访时,从一种传统膏药的传奇故事中,真切感受了祖国中医药的博大精深。

老天津的“饭桶膏药”
 中国传统的“狗皮膏药”究竟发源于何处?现在已经无从考证,有人说是天津,有人说是河北沧州,还有人认为在江苏镇江。不过天津的狗皮膏药在近代确实火过一把。民国时期,单百年老字号的“狗皮膏药”、“黑膏药”就有8至10家。其中有一家梁氏膏药名声较响,这说起来还要感谢大军阀阎锡山。阎大帅有一次骑马射猎时,不小心从马上摔了下来,造成膝和肘关节严重扭挫伤。随军医生忙乎了好一阵子也不见消肿止痛,气得阎大帅嚷着要毙掉几个解气。阎夫人悄悄上街买了几贴梁氏狗皮膏药,劝阎大帅贴上,只一天功夫,疼止住了,两天下来,肿也消了,第四天,大帅又能骑马了。为此,大帅把几位随军医生狠狠地骂了一顿,其中有一句话被传到了市井:“你们几个饭桶还抵不上一贴膏药!”从此,梁氏膏药出奇地好卖,以后,老百姓干脆称它为“饭桶膏药”。
 “饭桶膏药”与“狗不理包子”一样在民国时期很是火了一把。随着时代的变迁,西医西药渐行,同行业互相倾轧,原材料价格上涨,梁家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后来又步入社会主义改造、公私合营、“文化大革命”。到改革开放初期,梁氏膏药唯一传人梁大水只能以一个土郎中的身份惨淡经营着一个作坊式的膏药加工厂。
 出生于大跃进年代的梁大水插队下乡时,开始自学中医,后又读过四年中医函授。他一心想把老祖宗留给自己的东西在自己手上发扬光大,但总是时运不济,处处掣肘。他分析原因,一是科研力量不够,单靠自己的学识和能力,只能继承,不能提高;二是经费不足,科研和推广都需要钱,自己缺乏财力;三是主打功能不突出,疗效不稳定、不确定,而且由于功能太杂,似乎什么病都能治,常被人们比喻为什么都会干,又什么都干不好的庸人。
 苦苦寻求发展之路的梁大水经人介绍,终于找到理想的合作伙伴——南京恒古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这是一家以骨科新技术的应用研究和医院投资管理为己任的股份制企业,在全国有上百个临床医疗点,几十位医学专家。梁大水从此离开了他那条经不起任何风浪的小舢板,登上了可以远航的大船。
指点迷津的特殊患者
进入恒古公司的第二年,梁大水与其他科研人员群策群力,借助大量的医学资料,基本找出了膏药的最致命的弱点:渗透性差。尤其对一些皮肤角质层较厚的人,药物有效成份很难透入皮下,更不用说到达深层组织;贴了七天应该丢弃的膏药,拿到药检所再检测一次,有效成份竟无多少散失,如果加入天然麝香,透皮效果是好多了,但湿热重的人又不能用,而且麝香价格不仅昂贵,国家出于对珍稀动物保护,还三令五申严禁使用天然麝香。怎样才能提高膏药的透皮效果呢?梁大水走路、吃饭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一天中午,梁大水得到一个消息,在恒古公司南京医疗点接受治疗的一位患者,是中国药科大学搞化学合成的教授,要不要向他请教?
梁大水得此信息,喜出望外,立即打的赶到医疗点,见到了这位教授。这位教授叫姜志义,患双侧股骨头坏死,一年前在北京某医院治疗,花了一万多元,吃了一大堆药,症状反而加重了;这次经认真考察分析,决定接受恒古骨科技术治疗。仅三个多月,自觉两髋关节疼痛减轻,又经中大医院拍X光片观察,股骨头多个囊变区,有的已缩小,有的已消失。姜教授心情不错,很乐意接受梁大水的咨询。但当梁大水把多年的研究资料一一摊在他面前时,他面露难色。姜教授坦诚地说,关于骨伤科的中药外治,不是自己的研究范围,所以不敢妄加指点,不过他有一位老朋友叫尚天裕,是中国中西医结合治疗骨伤病的第一人,在骨科方面也是世界级的医学权威,现在是中国中医研究院骨科研究所所长,如果向他请教,定有收获。
梁大水犹豫起来:自己一个小小郎中,要去寻求骨科泰斗的帮助,这未免有点悬乎。姜教授猜出了梁大水的心思,用鼓励的口吻对他说:“尚教授为人十分随和,没有一点架子;而且,我在你们这里通过几个月的治疗,感觉到你们都是些刻苦钻研的人。这样吧,我给你写一封推荐信,你直接去北京找他。”
    巨大的波音737飞机,呼啸着冲向夜空。梁大水得到恒古公司领导的批准,怀揣姜教授的引荐信,带着膏药研制的所有研究资料,连夜飞向北京。
与骨科泰斗结下膏药情缘
 首都北京,离东直门立交桥不远的北新仓18号,一幢幢新建的高楼与一排排古老的建筑物在清晨的阳光下交相辉映,静静地向人们叙说着中国中医研究院的过去与未来。
 骨科研究所就在研究院大门右侧,是一组被绿树环抱的建筑群。1969年筹建骨科研究所时,北京卫生部领导力推在国内外已崭露头角的天津人民医院骨科主任尚天裕任所长,但天津市怎么也不肯放,最后周恩来总理亲自批示才得以如愿。尚天裕研究员是我国骨科中西医结合研究的鼻祖,1956年他就提出了骨科的中西医结合治疗存在着“动与静、筋与骨、内与外、人与物”四对矛盾,需要“动静结合、筋骨并重、内外兼治、医患合作”新的治疗原则,打破西医“广泛固定,完全休息”的传统观念。黄家驷教授赞许他说:“中西医结合骨折新疗法,不但疗效好,解决了一些西医难以解决的问题,而且改变了一些西医传统的观念。”尚天裕任骨科研究所所长已三十多年,著作27部,国内外著名杂志论文166篇,带出一大批硕士、博士,荣获1988年度爱因斯坦世界科学奖,历任第五、六、七、八届全国政协委员……
梁大水下了飞机,匆匆吃完早饭,又给骨科研究所的值班室打了个电话,便马不停蹄地赶到了中国中医研究院骨科研究所;尚教授,这位面目慈祥的老人已经在硕大的办公室里等待着他。
 梁大水仰慕已久的尚天裕教授竟真真切切地坐在自己的对面,这使他激动不已。尚天裕教授看了姜教授的引荐信,对紧张不安的梁大水说:“噢,你是天津人,咱们还是半个老乡呐。”梁大水说:“我去年才离开天津,目前在南京一家推广恒古骨科技术的公司里上班。”“恒古骨科!”尚教授浓密的长眉扬了起来,眼里放出光彩,他对恒古骨科的印象太深了。两年前,一种治疗骨折、骨坏死的骨伤科新药恒古骨伤愈合剂就是在他的关心下研制成功的。年初,这种药经10万例临床试用后获得“尚天裕科技进步奖”,后来,在他刻意安排下,中国中医研究院郑重向世界卫生组织(WHO)推荐为骨科用药。这时,尚教授硕大的脑袋里闪过一个念头:恒古骨伤愈合剂是口服药,如果再搞出一种疗效好的外用膏药,内外兼治,疗效将会成倍地提高。他抑制住兴奋,点点头,平静地说:“还是先谈谈你的膏药吧。”
 在这位世界闻名的骨科专家面前,梁大水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彷徨,他取出祖上传下来的膏药配方和自己一万多字的研究资料,阐明了此行的目的。尚教授仔细看了写在一块已经泛黄的大狗皮上的膏药组方,心中生出无限感慨,他从心底里佩服古人配方的大胆与巧妙,这种配方如果没有深厚的中医学理论基础,是怎么也看不懂,怎么也不敢用的。
 一个郎中,一个世界顶尖级的骨科泰斗,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在以后几天的磋商中,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各抒己见,最后,尚教授提出:去除价格昂贵、国家禁用的天然麝香,用小分子临界萃取技术解决大部分药物的穿透问题;增加医用磁和远红外陶瓷粉,加强镇痛和改善微循环的效用。为保持“饭桶膏药”的特色,仍坚持传统的手工制作,暂定名为“骨痛贴”。
“骨痛贴”连创医学奇迹
 6个月后, “骨痛贴”凤凰涅槃般地在恒古骨科研究室里诞生了。这种膏药外观看起来与传统的黑膏药没有什么不同,但40克厚重膏基内却包含着几种高科技结晶。一是高品质的医用磁,磁感应为147mT;二是高纯度的远红外陶瓷粉,红外线波长5μm-18μm法向比辐射内达88%;三是经小分子临界萃取的中药萃取物,由于萃取物的体积仅是原药的十分之一,这又为增加每贴药量提供了条件。
 “骨痛贴”集磁疗、远红外、药疗于一身,由于它药量大,渗透强,直接作用于患处,药力集中而持久,可直达病所,避免了口服药物的体内吸收造成药效散失和对身体的副作用,真正实现了零距离给药。中国药科大学的姜教授得知经尚天裕教授改进的膏药已试制成功,他等不及各项实验做完,要了几贴,先在自己的两侧环跳穴及两侧阿是穴各贴了一贴,到第三天时,他明显感到疼痛渐止,大腿根部有一种痒酥酥、热辣辣的感觉,他知道这种感觉是股骨头坏死部位的血管正在打通,侧支循环正在构建的修复反应。股骨头的血液循环好了,死骨就会很快吸收,新骨就会很快生长,他每时每刻都在关注、体验这种奇妙的感觉,就象一位幸福的孕妇在与腹中的胎儿对话。
姜教授一边继续服用恒古骨伤愈合剂,一边贴这种膏药。一天傍晚,姜教授在运动场边散步,感觉两条腿特别轻松有力,他看到自己的小孙子正和另一位同学打羽毛球,便跑上前去,不由分说夺下小孙子的羽毛球拍,说:“我打两下试试!”小孙子吓坏了,惊叫起来:“爷爷,您行吗?!”“行!”姜教授猛扣发球,对面那位同学赶紧把球挑起,姜教授跳起来一记狠扣,球竟狠狠地砸在那位同学的胸口上……姜教授摔掉手中的羽毛球拍,跳跃着,奔跑着,欢呼着,象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哈,哈,我全好啦!”
 紧接着,骨痛贴进入了临床试用,没有多长时间,好消息从四面八方传来:上海徐汇区刘姓患者患右侧Ⅱ期股骨头坏死,用骨痛贴12贴,疼痛减轻,功能恢复;张家港市一位17岁少女陈雪华,患强直性脊柱炎,HLA-B27阳性,脊柱疼痛、僵硬,生活不能自理,用骨痛贴30贴,疼痛减轻,生活能自理,HLA-B27转阴性。溧阳毛庆福,男,24岁,患强直性脊柱炎合并两侧股骨头坏死,僵直、疼痛、跛行,各大医院治疗不见效果,已花费四万多元,单用骨痛贴治疗,60贴症状消失,已正常上班。湖北某药厂廖东患颈椎肥大,头晕、颈痛,不能转头,用骨痛贴8贴痊愈。
 成功了!最高兴的自然是梁大水,梁氏膏药终于在他手上发扬光大,他摒弃了陈旧的家族门派观念,搭上了现代科技的快车,为中华名药增添了一个新的成员。但在骨痛贴研制期间,梁大水最尊敬的中国骨科泰斗尚天裕教授却与世长辞了。在尚教授生病住院期间,梁大水带着他尚未定型的膏药8上北京,一是看望尚教授,二是当面聆听尚教授的意见。梁大水清楚地记得,他第8次去看望尚教授时,老人家讲话已经非常吃力,但他的头脑却非常清晰,他希望梁大水把骨痛贴与口服恒古骨伤愈合剂、功能锻炼三者结合起来,实行恒古2+1疗法,争取在治疗股骨头坏死方面有所突破。梁大水不会忘记尚教授的嘱托,他与骨科泰斗之间的这段情缘,既铸就了他的事业,也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他要与恒古骨科的专家们一道,把“恒骨2+1疗法”推向全国,走向世界。
《科技日报》2004年9月13

浏览次数:2612 发布时间:2004-9-28 15:47:16
上一篇: 这是本分类下的第一篇文章
下一篇: 健康报:股骨头坏死"放心治疗工程"诞生记
 股骨头坏死是一项关于患者能否行走的世界性疑难病,其精神肉体之痛、发展后果之重、治疗过程之长、医疗费用之大、疗效判定之难、正规药品之少、虚假广告之多,在各类疾病中极为少见。对股骨头坏死医疗市场研究近十年的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胡晓峰博士深有感触地说:在鱼龙混杂的情况下,病人求医问药应该慎之又慎,要信国家、信科学、别信“王婆卖瓜”。他具体提出了防忽悠的4种看法:
     一看 药品是否具有国药准字号批文?只有经过药效学、药理学、毒理学及多家三级医院大量病人临床双盲试验,明确疗效及安全性的药物,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才能批准生产。许多没有国药准字号批文的医院制剂或所谓的“秘方药”内含有激素和毒性成份,可使患者服用后疼痛减轻,感觉良好,但却会导致股骨头进一步供血不足而加快坏死。因而小心起见最好不服用。
    二看 药品说明书(国家药监局批准药品生产必须的三个法律文书之一,不可更改)及包装盒上是否具有“主治股骨头坏死”的功能?有些仅批准用于治疗骨折的普通药,被超范围地使用于治疗各种骨病,对此患者要特别警惕被“忽悠”。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E-Mail:njdjwtz@163.com

版权所有:南京恒古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苏ICP备06003820号

 网站建设博贤科技